【中非学术园地】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及其对中非知识产权合作

发布时间:2022-07-21 20:54:39 来源:ob欧宝网址登录 作者:欧宝app下载平台

简介:  签署国际条约并成立非洲知识产权组织和非洲地区知识产权组织两大区域性组织,是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

项目介绍

关注公众号了解项目信息

  签署国际条约并成立非洲知识产权组织和非洲地区知识产权组织两大区域性组织,是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的重要措施。但由于“一洲两制”中商标的申请程序与保护效果不同、专利新颖性与生效范围不同以及两大区域知识产权组织彼此独立,导致非洲的知识产权保护协同性不够。为重建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架构,建立泛非知识产权组织、加强非洲大陆自贸区框架下的知识产权保护成为一体化的重要内容。面对非洲一体化发展的趋势,中国应建立中非知识产权信息交流机制、推动中非知识产权合作机制,企业应通过采集非洲目标国市场的知识产权数据信息形成知识产权风险评估,以防御型、竞争型和经营型三种方式优化在非企业知识产权布局

  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是知识产权国际保护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指各国知识产权制度之间的差异性不断缩小,同一性不断增强的过程。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对非洲知识产权发展进程具有重要影响,它增强了非洲区域内各国之间知识产权保护的趋同化和一体化。从世界范围来看,目前非洲是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迅速发展的地区之一,研究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机制对于强化中国与非洲国家的知识产权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知识产权制度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从无到有,从双边到多边,从区域到全球,逐步形成具有当代特点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一体化形态。基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化发展,为激励创新,营造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非洲国家致力于建立区域性、全洲性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

  1883年《巴黎公约》和1886年《尼泊尔公约》的缔结标志着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实现从双边到多边的飞跃,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已在实体规范和程序规范上开始其进程。1960年3月,保护知识产权联合国际局向新独立的非洲国家发出为保护其法律安全继续遵守国际知识产权制度的建议,一些跨国组织在非洲举行了研讨会,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对经济繁荣至关重要。1963年,非洲国家成立了非洲统一组织(OAU),以期解决建立统一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的问题。通过非洲统一组织的努力,签署《巴黎公约》的非洲成员达22个,签署《尼泊尔公约》的非洲成员达11个,并且签署多边知识产权条约的非洲国家数量也不断增加,其中包括《保护表演者、唱片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罗马公约》、《世界版权公约》等。通过加入大量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公约,大多数非洲国家在获得独立后不久就融入了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机制。

  1967年在斯德哥尔摩成立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它的宗旨是通过国际合作与其他国际组织进行协作,促进在全世界范围内保护知识产权。它的成立使知识产权国际保护进入了组织化时代,加快了知识产权立法一体化的进程,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在各缔约国之间形成了统一的标准。为了跟进国际知识产权的发展,截至1995年《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获得了非洲43个成员国的支持,成为非洲知识产权条约中通过率最高的公约。

  1991年非洲统一组织在尼日利亚举行的第27届年会上签署了《建立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建成统一的内部市场,实现非洲经济一体化,其为非洲国家知识产权一体化提供文本上的基础。

  2002年7月9日,非盟的成立将政治和社会经济一体化以及捍卫非洲共同立场的问题带入实体运作阶段。在此基础上,非盟的知识产权政策框架提供了对其活动和非洲知识产权共同立场的见解。

  非洲知识产权组织(OAPI)的建立可以追溯到1962年,非洲法语国家独立后需要统一的组织保护知识产权,在加蓬利伯维尔签署了《建立非洲-马尔加什工业产权局的利伯维尔协定》,正式成立了统一的机构对知识产权中的发明专利、商标和工业品外观设计进行保护。1977年班吉对其进行修改,签署新的协议《班吉协议》,将实用新型、产品、服务标记以及版权等纳入保护范畴。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全面跨国工业产权与版权的地区性公约。根据《班吉协议》,非洲及马达加斯加工业产权局更名为OAPI。目前,《班吉协议》分别制定实质和形式审查的有关规定,以附件方式分别规定专利、实用新型、商标和服务商标、工业设计、商品名称、地理标志、文艺财产、不正当竞争、集成电路布局和植物新品种保护等。申请人可以按照《巴黎公约》、《专利合作条约》(PCT)和《班吉协定》的有关规定向OAPI申请。通过《班吉协定》的知识产权统一立法,使非洲法语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呈现同一化与一体化的趋势。

  20世纪70年代,非洲英语国家举办关于专利和版权的研讨会,会议上提出了成立地区工业产权组织的想法。随后于1976 年,非洲英语国家在赞比亚签署了《建立非洲地区工业产权组织卢萨卡协定》(以下简称 “《卢萨卡协议》”)。1985年非洲英语国家对《卢萨卡协议》进行了修订,向所有非洲经济委员会成员国和非洲统一组织成员国开放,并将其名称改为非洲地区知识产权组织(ARIPO)。最初的《卢萨卡协议》建立了ARIPO的组织框架,《哈拉雷议定书》和《班珠尔议定书》则对ARIPO的职能及具体运作程序进行详细规定。《哈拉雷议定书》主要授权专利和外观设计的注册,一件专利或工业设计只要在成员国或者ARIPO申请一次,就可以在任一个指定的成员国获得保护。《班珠尔议定书》类似《哈拉雷议定书》模式规定了商标备案制度,一件商标只要在成员国或者ARIPO申请一次,就可以在任一指定的成员国获得保护。与侧重于实体权利内容的《班吉协定》不同,ARIPO更侧重于权利取得方面的程序性规定。ARIPO相关协议只有在转化为成员国国内法后才能具有法律效力,否则对其成员国没有约束力。因此,与非洲知识产权组织的统一框架相比,ARIPO的适用具有一定的自由度,成员国可以自由选择加入或批准哪些议定书,然后将其纳入国内法。

  在申请主体方面,OAPI与ARIPO类同,任何自然人或法人均可在无基础申请或基础注册的情况下提交商标注册申请。在保护客体方面,OAPI以《班吉协定》处理产品或服务的商标申请;ARIPO则以《班珠尔议定书》处理商标申请。在申请途径方面,OAPI各国成员通过组织或者马德里体系递交申请;ARIPO各国成员则直接组织申请或通过某一个缔约国的知识产权局递交申请。在申请流程方面,OAPI需经过申请—受理—审查(绝对理由)—核准发证—公证5种程序,从提交申请到获得商标注册证大概需要18-24个月;ARIPO则需经过申请—ARIPO形式审查—指定国主管机关审查—公告—核准—发证6种程序,获得商标注册证大概需2-3年。其中,关于在商标保护效果方面,OAPI对于一个申请可以覆盖全部成员国;但在ARIPO的17个成员国中,只有9个国家接受ARIPO商标申请。

  在保护客体方面,OAPI处理发明专利、分案专利、附加专利、实用新型四种申请;ARIPO则以《哈拉雷议定书》处理发明专利、分案专利、实用新型三种申请,在版权、设计等其他知识产权方面则相同。在申请途径方面,OAPI提交申请不需要指定,专利一经授权自动覆盖所有成员国,且OAPI不能驳回其授权的专利;ARIPO提交申请则必须指定相关申请国家,其指定的国家可以驳回ARIPO授权的专利。在专利新颖性方面,OAPI与ARIPO要求都是绝对新颖性,但是在官方或官方认可的国际展览会上披露后,OAPI有12个月的宽限期;ARIPO则只有6个月的宽限期。在国家阶段申请截止日期方面,OAPI为30个月;而ARIPO为31个月。在申请流程方面,OAPI虽然修订了《班吉协议》但到现在为止并未生效,是否会进行实质审查尚不确定;ARIPO则需要进行实质性审查。

  OAPI和ARIPO两者都是脱离于非盟体制之外的独立组织,它们的独立性导致非盟没有管辖权,使非盟制定的一系列规则决定不能直接对两者产生法律效力,这一现实情况也让为建立统一市场而形成的非盟无法统筹协调非洲国家的知识产权制度。《评估非洲区域一体化》第七次报告认为,OAPI与ARIPO是两个既独立于非洲地区经济共同体又脱离于区域一体化的知识产权组织,对于非洲知识产权的发展是一种挑战,在一定程度上给非洲统一大市场的形成造成了的障碍。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非洲学者们一直都在讨论建立一个大陆知识产权组织的问题。2002年非盟的成立加强捍卫非洲共同立场思想,为非洲知识产权一体化提供政策保障。2007年第八届非洲联盟首脑会议通过了决定建立一个统一的非洲知识产权组织“泛非知识产权组织 (PAIPO)”决议,其要求非洲联盟与非洲各地区经济共同体、世界知识产权组织、OAPI和ARIPO合作一起拟定一个关于建立泛非知识产权组织的纲要。该决议标志着建立统一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体制的法律程序已经启动。2016年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发布一份主题为创新、竞争与区域一体化报告,其中就呼吁非洲加速建立泛PAIPO,来解决非洲大陆急需的知识产权政策问题。报告指出OAPI与ARIPO两个知识产权组织都没有与外部合作伙伴进行自由贸易或双边投资谈判,不利于知识产权的发展,要求PAIPO的任务必须与非洲联盟的《2063议程》的愿景保持一致,建立一个政治上团结一致、以泛非洲主义理想和非洲复兴愿景为基础的一体化非洲大陆。

  《建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定》将非洲的增长和一体化与可持续发展目标联系起来,其中《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知识产权议定书》为非洲提供了一个及时而艰巨的机会,尽管非洲的知识产权制度很复杂,包括重叠和非分层的法律、政策和次区域组织,但其可以建立非盟所期望的非洲大陆知识产权框架,来协调非洲支离破碎的知识产权格局。2021年10月在加蓬利伯维尔举行的“知识产权: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ZLECAF)的挑战和前景”会议上,OAPI、ZLECAF代表和国际知识产权专家共同进行了讨论,商定协调和整合知识产权制度和程序的最佳方式,更好地保护非洲大陆的整体经济利益。与会者请求OAPI和ARIPO参与谈判,其目标是就ZLECAF知识产权议定书的统一方式达成一致。

  构建中非知识产权信息交流平台,是保证中非知识产权制度信息获取的重要制度保障,对于中国克服非洲国家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上的差异与变化,促进知识产权目标的实现具有重大意义。与其他措施相比,知识产权信息的交流投入小、见效快、成本低、可行性高,因为知识产权信息交流并不涉及国家实体法的变更,而且有利于提高区域内知识产权制度的透明度,潜移默化地使国家之间的知识产权制度互相影响。对此,中国在中非合作的过程中,要积极主动地加强对话和磋商、建设知识产权信息平台,明确非洲知识产权一体化各个阶段的制度规则,提升中国与非洲知识产权法律、政策合作的效率。加强中非双边知识产权对话机制,实现对非洲一体化知识产权现象信息的交流,促进双方知识产权法律政策的互通。目前,中国与非洲的对话停留在政府层面,导致信息交流的对象停留在现象信息,从而忽视了知识产权认知信息的作用。因此在此基础上,可以建立一个中非知识产权合作工作组,专门负责非洲知识产权区域组织和一体化进程成果的总结。建设中非知识产权信息合作平台,我国的国际知识产权信息平台仅限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缺少一个专门性的中非知识产权信息平台。ARIPO在2018年推出了区域知识产权数据库,中心化的数据库将公开ARIPO及其成员的知识产权信息。对此,中国可以与其进行平台合作,建立“非洲知识产权一体化指南”作为中非知识产权数据库,随时保持其国内知识产权最新的法律政策、争议解决机构(知识产权法院)、知识产权行政管理组织,知识产权申请注册等相关信息。

  非洲大陆自贸区是非洲经济一体化的重要里程碑,中国应看到非洲大陆自贸区带来的机遇,现实的经贸合作带来的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动力,必定大于非盟组建PAIPO的动力。利用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启动以及中非经贸合作的经验,进行中非知识产权保护协作机制、中非知识产权组织保障机制、中非知识产权保护资源共建共享机制以及中非区域人才培养交流合作机制的合作,全面加强中非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协作机制、组织保障机制方面,建设中非知识产权中心,以综合性知识产权保护部门为目标,构建宣传、咨询、执法、救济、完善立法等一体化机制,从点到面形成知识产权保护协作与保障的新体系。在资源共建共享机制方面,通过中非合作论坛、中非知识产权研讨会、中非经贸博览会、中非法学院院长论坛等相关交流会议,建立上文所提的中非知识产权信息交流平台,加强知识产权自动化系统建设、文献及数据交换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在区域人才培养交流合作机制方面,联合与非洲建立合作的高校资源,建立中非知识产权科研基地,引进中非知识产权教师、开设非洲知识产权课程、进行中非高校人才交换实践平台,共创中非知识产权研究共同体,培养一批精通中非知识产权法律、胜任中非知识产权实践的复合型人才。

  企业需提前搜索非洲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政策信息,经过深入分析,通过主动申请、许可、交叉许可转让、收购等方式获取在非知识产权的保护,为商业竞争和避免知识产权争端做好充分准备。首先,企业需要充分采集非洲目标国市场的知识产权数据信息,根据目标国当地、所属知识产权组织明确申请对象和申请途径,以及授权标准、相关流程。例如在专利方面,ARIPO是PCT条约的成员,企业可以通过PCT条约向ARIPO提出专利申请,而OAPI的专利申请可以通过PCT条约提出地区阶段的申请。然后,利用已采集的知识产权数据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通过分析非洲目标国市场的技术发展趋势、潜在市场、竞争对手、技术周期形成目标国的知识产权风险报告。最后,企业可根据风险报告来优化知识产权布局。中国企业在非知识产权布局的优化策略可以采取三种方式:防御型、竞争型、经营型。对于知识产权技术还处于比较弱势地位的企业,在非遭遇竞争打击时可以通过对一定数量的专利商标等申请来获取交叉许可的机会,从而以防御型策略降低知识产权风险。对于具有较强知识产权技术的企业可以在非通过大量专利商标等申请逐步累计产权筹码,通过竞争型策略以达到与对手持平抗衡的程度,维护在非企业的竞争地位。对于拥有行业领先地位的企业在非申请专利商标等许可和转让,通过经营型策略使申请的知识产权成为具备商业价值的资产。

  (本文系湖南省教育厅项目“中非科技合作知识产权保护研究”(18B050)阶段性研究成果。)

  1. 何艳.发展中的非洲区域知识产权保护体制[J].西亚非洲,2009(01).

  2. 张龙,李玟,赵作翔.“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中非知识产权保护的路径探究[J].国际贸易,2018(11).

  3. 陈伟.论“一带一路”倡议下知识产权区域一体化的构建[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18.

  4. 姚桂梅.非洲大陆自贸区与中非经贸合作:影响与对策[J].当代世界,2018(03).

  《中国投资》杂志创办自1985年,由国家发改委主管,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主办,是我国投资领域唯一的中央级刊物,业界最早专注于投资领域趋势报道的核心期刊。创刊三十多年以来,杂志以全球视角看中国投资,涵盖宏观经济、行业分析和企业投资案例,同时以全球市场为坐标,聚焦特定国家、地区和重大国际趋势,目前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政府官员、各类投资机构、专家学者、企业家以及记者媒体的专业对话平台。

  《中国投资》杂志每期覆盖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200多家央企国企和10000多家中国民营企业、1000多家中央与地方政府决策部门和机构、1000多家行业协会和商会、300多家主要金融机构等,是了解宏观经济环境、行业趋势前景和企业投资案例的重要参考。

  原标题:《【中非学术园地】非洲知识产权保护一体化及其对中非知识产权合作的启示|中国投资》